“我很丑,我也不温柔,可我知道我是只好鸟”——非洲秃鹳

摘要: 看完此文,你还会嫌弃我吗?

10-01 22:26 首页 上海动物园
 

上海动物园的鸵鸟展区是走禽界的天地,生活着非洲鸵鸟、鸸鹋、食火鸡、美洲鸵鸟等,可一对鹳形目鹳科的动物硬生生的踏入了它们的地盘。没错,它们就是和非洲鸵鸟混养在一起的那对非洲秃鹳。


之所以让它们共享一片区域,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们都是来自于非洲的“老乡”。虽未出现“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动人场景,但也算是相安无事,睦邻友好。



吃腐肉的习性、“秃秃的、看上去很脏”的脑袋、颈下部膨胀的肉垂(喉囊),缩着的脖子,让秃鹳与“颜值”担当毫无关联。不漂亮没有关系,那“丑萌”是不是可以沾点边呢?


抱歉,似乎所有形象赞美的词语都无法用在它们的身上。



如果非要用几个词语来形容的话,那最贴切的莫过于“憔悴、凄凉和长相绝望”吧。


就这样的颜值和形象,整天和大长腿、长睫毛、身形魁梧的鸵鸟混在一起,也不知道秃鹳的内心有没有受到万点伤害。



“我很丑,可我也不温柔”。


个头巨大、嘴长(能长达30cm)且坚硬的优势使得非洲秃鹳具有和兀鹫、秃鹫争夺腐食的实力,抢夺中小猛禽的食物更是不在话下。又能食腐,又能猎杀活物,堪称“草原鸟类鬣狗”。


“非猛禽类的天生猎手”这把交椅,恐怕非它们莫属。在上海动物园鸵鸟的混养区域内,它们也堪称老大。



非洲秃鹳身高约150cm,体重超过8kg,虽然看似笨重,但在野外它们飞行技术一流,能够像其他鸟类一样在天空滑翔,而且它们懂得善用热气流,使身体上升。据报道,它们可以飞升至4000米的天空。



就这样一个样子丑陋、好战不讨喜、飞行技术一流的角色,在野外却非常乐于清理被抛弃的动物尸体,是野外名副其实的清道夫,也是非洲草原的鸟类明星,在整个生态链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最近两个月的上海酷夏难耐,“两脚兽”界和动物界都唱响了“防暑降温”的主旋律,可就这个来自于撒哈拉沙漠以南区域的非洲秃鹳却像一股“清流”,走着不寻常的路。

当绝大多数动物都期待着孵空调、吃冰饮、洗淋浴的时候,它们却展开着约2.5m的翅膀,静静的享受着阳光浴,肆意而无为。





生命的可爱就在于它的与众不同,处于生态系统中的每个物种都扮演着自己重要的角色,欢迎大家加入动物保护行列,也欢迎大家来上海动物园参观,和我们一起发现非洲秃鹳不一样的“美”。




非洲秃鹳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本文为上海动物园原创,欢迎转发,谢绝转载,如有需要请后台联系


首页 - 上海动物园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