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芳华》最后一场路演上唯一没哭的人,因为经历过太多

摘要: 练就了一颗金刚平常心

09-27 21:55 首页 巴塞电影

昨日,电影《芳华》在上海举行撤档后的第一场路演,为的是宣告路演暂时终结。


冯小刚落泪


冯小刚导演踌躇满志带来的电影在临门一脚之际却猝不及防地被要求撤下,任谁都会难以接受。


冯小刚在发言时数度哽咽,泪洒当场,编剧严歌苓和一众女演员也纷纷落泪。


严歌苓


只有一个人十分淡定,默默坐在一旁看着大家。


那就是男主角黄轩,也是《芳华》中唯一不是新人的主演。



然而,了解黄轩从影经历的人会知道,他表现得这般超然物外,是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遭遇不顺了,相比起来,前几次的坎坷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轩大一那年,碰上了人生中第一个黄金机会,被《满城尽带黄金甲》剧组选中出演小王子一角。当时的剧本设定是两个王子,小的19岁,他演年龄刚好。


还未出道的新人,第一部戏就能跟张艺谋、周润发、巩俐合作,他的兴奋可想而知。


然而剧组突然不再联系他,他看报纸才知道电影快开拍了,然后打给副导演才知道自己被换掉——因为周杰伦加进来,小王子的角色要改成14岁,他就不合适了,半年时间试戏试妆的功夫都白费了。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他说:“那段时间,我都不能听见‘黄金甲’这三个字。”


但这还没完。电影的首映礼总导演去舞蹈学院挑选首映礼上的伴舞,刚好就挑了他们班。他不想参加,跟导演说了缘由后,导演却一定要他去,“去锻炼自己的内心”。


演出时,他穿着太监的衣服在舞台后面跳舞,主创都在台上坐着。他说他见到了当时选他的副导演,眼泪差点出来了。



虽然很残酷,但这种事在圈子里也许不算什么,很多明星在成名前都碰到过被中途换角的不公平待遇。但类似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恐怕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


黄轩就是那个倒霉的幸运儿,他后来又陆续得到一些很好的机会,却又一个个失去。


在《满城尽带黄金甲》之后,他接拍了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原本有40分钟的戏份,但因为另一条线的故事拍长了,就把他这条线砍得只剩下一个背影,这还是戛纳看片会后他从别人那里得知的。导演最后送了他一盘有他戏份的DVD作为留念。



接下来是《海洋天堂》,李连杰主演的第一部纯文戏电影,黄轩原本要在里面饰演他得自闭症的儿子,为此他特地去北京郊区的自闭症患者学校体验生活,和患者们一起吃住,并为了角色训练游泳,一周三次。准备了一个夏天,剧组却把他换了。


然后是王小帅的《日照重庆》,投资方要换人,导演坚持了很久还是没用。事后回忆起,他也只是说:“那怎么办呢,那就这样吧。”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为真正的男人?”


出道七年,四次换角,黄轩扛过了一次次失望的打击,就算没有练就一颗金刚心,他也早已学会自我调节,自我慰藉。


而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错过他的导演同时也记住了他。娄烨后来拍《推拿》又找到了黄轩,让他饰演盲人按摩师小马。张艺谋的《长城》中也有他的身影。



而黄轩也拿出了一如往常的敬业,《推拿》开拍前,他和盲人共同生活,并把拍摄期间的其他事务通通推掉,一心一意待在剧组拍戏,专心沉浸在角色当中。


这次冯小刚选择他当男主角,想来看中的除了他的舞蹈底子、敦厚的外形,肯定还有他对演戏的认真和投入。



《芳华》中黄轩有一场六分钟的战争戏是一镜到底拍下来的,耗资高达700万人民币,冯小刚曾发微博说过其拍摄难度之高,“每个环节不能出任何问题,炸点,演员表演,走位,摄影师的运动,上天入地,都要极其精准”。



黄轩是一条过的,在无数次排练之后。


有黄轩的粉丝给冯导留言,问他是不是觉得找对人了。冯导回道:“非他莫属。”



付出大量心血拍出来的电影现在前途未卜,说不遗憾我不相信,但他显然早已看开了这些挫折,也大概早已习惯将眼泪呑进肚子里。那样的平静背后,是无数被时间消解的心酸。


还好,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他的好已经被很多人看到。今年,他主演的麦兆辉和潘耀明执导的硬汉电影《非凡任务》已经在三月上映,年底还会有陈凯歌执导的奇幻古装片《妖猫传》,此外,还有大型九州题材电视剧《海上牧云记》,都是由他出演男主角。



当然,我们还是希望《芳华》改档顺利,可以尽快再现大银幕,让我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黄轩。


黄轩曾经说过,他希望他的生活状态是,一年里可以花三个月为一个角色做准备,花三个月去拍这部电影,然后花三个月去旅行,最后三个月则是和爱人在一亩良田种种地、养养花、喝喝茶、看看书。



我祝福他永远都似这般不急不缓,不骄不躁,云淡风轻,自由自在。




首页 - 巴塞电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