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番茄98%,年度最期待喜剧片!

摘要: -这是你的大病吗? -不,是你的大病

09-22 18:37 首页 巴塞电影

9月16日,IS(伊斯兰国)组织宣布对伦敦地铁爆炸案件负责。


8月27日,IS组织宣布对布鲁塞尔持刀袭警事件负责。


8月23日,IS组织宣布对巴黎汽车冲撞军人事件负责。


8月19日,IS组织宣布对俄罗斯持刀砍人事件负责。


而就在前一天18日,IS组织才刚刚宣布对巴塞罗那货车撞人事件负责。事件中13人死亡,100人受伤。




穆斯林世界和西方社会的矛盾在一次次恐怖袭击中已难化解。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统计,2015年在美居住的穆斯林高达330万人,而在他们之中,有75%的人感到美国对穆斯林人口的歧视程度非常高。


如果这些还够直观,请看国人对伊斯兰教信仰人口的评价:




这些种种都是有的,街上见到带白帽子的人背个大包,炸弹!


飞机上看到大胡子,恐怖分子要撞大楼!


诚然这里面有社会的成见,也有穆斯林自己的习俗所造成的影响,例如不与外族通婚,或者固执地相信安拉是唯一的真主,容不得丝毫侵犯。



有没有对这一切感到怀疑的穆斯林呢?


有的,《大病》的男主角库梅尔·南贾尼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不祈祷,不留胡子,爱上了白人女孩,长得还有点像崩坏版阿米尔·汗 。


《大病》

Big sick



库梅尔在影片中就扮演他自己,他既是主角,也是编剧,整个故事改编自他与他的白人妻子艾米丽之间真实的恋爱经历。


影片今年7月在美国上映,好评如潮,烂番茄新鲜度高达98%,Metacritic评分86,IMDB 7.8,算得上是今年小成本独立制作里让人惊喜的一部。




故事要从一场病说起。


那是一场来得极为突然的疾病,没有人知道病因,没有人知道该如何治疗,医生们只能让艾米丽陷入医学昏迷来减缓病情的蔓延。


他们告诉库梅尔,情况非常紧急,艾米丽得立马动手术,但是我们需要病人家属的签字,你是他的家属吗?




他当然不是,他是个巴基斯坦移民,祖上代代信仰伊斯兰教,父亲、哥哥都留着大胡子,他们家的人如果跟外族人结婚的话,立马就会被扫地出门,再不相认。


所以,库梅尔一边瞒着父母跟艾米丽交往,一边又瞒着艾米丽勉强接受母亲给他安排的诸多相亲。跟许许多多的移民一样,库梅尔是生活在夹缝中的人,找不到自我的人。


他会装作到地下室去祈祷,但是其实只是去玩游戏打发时间。


装作去祈祷,其实在玩棒球


他会假装自己很希望成为一名律师,博父母的开心,实际却在从事着搞笑脱口秀演员的行业。


他没有办法拒绝母亲给他安排的相亲,但是每次会面之后,他都会跟对方道歉,说自己没办法接受这种包办婚姻的传统。


每次相亲结束,库梅尔都会把对方的照片放在一个小盒子里


他活在各种假装和谎言之中,只为了保有自己在这世间最后一点狭小的位置。


他的工作也是如此,靠着重复一些看似搞笑,实则虚假的喜剧段子来博人们一笑。




可是在得知女友艾米丽重病那个当下,库梅尔突然间找到了自己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一点真实——他爱她


库梅尔在家属同意书上签了名,以丈夫的名义。


电影最精彩的其实是艾米丽昏迷之后的一段剧情——库梅尔遇到了艾米丽的父母


我们的男主角第一次见家长是在女友重病昏迷的医院里,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艾米丽的父母,非常好的演技


他们还聊到了911的问题:




库梅尔决定讲个笑话打破凝滞的氛围,于是……




然后再补救……




穆斯林、恐怖主义、911、ISIS…… 一聊到这些,话题就心照不宣地走向尴尬。


当天晚上,库梅尔邀请艾米丽的父母去参加他的脱口秀现场,讲到一半,台下突然有人大喊:“滚回IS去!”




第一个回应的人是艾米丽的妈妈,她据理力争,跟那个大喊的人隔空对骂。


这倒成了库梅尔跟艾米丽父母之间关系缓和的一次契机。他们一起喝酒、吃零食,看艾米丽小时候的照片,俨然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女主角重病昏迷,剧情却并没有走向煽情和催泪,却着眼于库梅尔和女主父母之间关系的转变,这是这部电影高明的地方。




另外一边,因为忙于照顾病中的艾米丽,库梅尔疏忽了母亲给他安排的几次相亲,在父母的盛怒之下,库梅尔不得不向他们坦白,而迎接他的却是:




一场大病,病的不单单是女主的身体,同时也是男主的内心。


甚至,大病之所以“大”,更是因为它是横亘在整个社会之上的伤口。


回到影片开头,非常聪明的开头,几段纪实的片段,似乎是男主角脱口秀的现场。


他说:人们总是问我,巴基斯坦什么样?



“但实际上跟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也打棒球,祈祷的次数很多,我们和父母为我们找的人结婚,美剧《霹雳游侠》我们很晚才能看到,但除此之外,它完全一样。”


是不是完全一样呢?真的是完全一样,父母包办婚姻、被女方家长歧视、面对社会的冷漠心生彷徨、对死亡和生命离散的恐惧,哪一样又是我们真正陌生的呢?


其实《大病》并不是在讲巴基斯坦人在美国的遭遇,它讲的是一个人在一个社会里的遭遇,它讲的是没有一个民族、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


一切都很复杂,只不过我们习惯了用一个名字、一个标签去把事情简单化,理所当然地认为穆斯林就是“恐怖分子”,而中国人就是“蝗虫”



我们都有“大病”。




首页 - 巴塞电影 的更多文章: